在农村主持庭院婚礼也有了一定的年头,新人的家庭背景各异。其中有这样一类情况,就是新郎出生于农村,却在大学时认识了现在的新娘,而新娘的老家,距离近的与新郎同属一地级市,远的就不只千里了。

  但不管远近,当天到新娘家接亲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的。新娘及送亲队伍队需要头一天赶到新郎家所在县城的酒店住下,第二天新郎来这里接亲。前一段时间就主持了这样的一场婚礼,很有感触。

  按一般的婚礼流程,头天下午是要彩排的,虽然农村婚礼彩排新娘一般不到场,但起码要和新郎好好沟通,交待到位,可今天的新郎连这一点也做不到。因为新郎是外市的,头天晚上娘家人需要下榻县城宾馆,他整个下午都在县城,让我这个早早就报道的司仪百无聊赖。

  协助婚庆布场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吃了晚饭,无事可干,便到村中闲逛了一会儿。天黑了又返回家中,在院中的长凳上落座。一个长辈开始和我聊天,他正好去过我的老家,便给我讲述他那时的经历,我也时不时回答他一些有关问题。可是聊到最后他才知道我是司仪,而不是他想象中的新郎的同学。

  后来我被新郎家人请上了招待随份子乡邻的长桌宴,被劝了几杯酒之后,我逃避了。这就是农村婚礼司仪的无奈,因为要住宿主人家中,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可供休息,从来时的舟车劳顿到下午的漫长等待,我其实已经疲惫了。

  因为无处可去,我便来到了楼上的婚房,看到有两个年轻人在这里,他们介绍说是新郎的同学,这让我很惊喜,因为他们就是明天的伴郎呀!现在我可以通过他们来侧面了解一下两位新人的情况。还好他们向我介绍的情况很有价值,我马上打起了婚礼开场白的腹稿。

  这个时候是晚上七点多。新郎依然没来,我见婚房中有吹气球的设备,便童心未泯的和伴郎一起吹起了气球。八点多钟,听说去县城的家人回来了,我想终于可以见到新郎了,精神为之一振。

  可是我想错了,领队及其家人是回来了,可新郎仍留在县城接站,因为一位远道而来的大学同学仍在旅途中。先回来的家人带回来新人的婚纱照,我和伴郎一起往婚房的墙上固定照片。新郎也真够忙的。结婚头一天才拿来照片。而我这个司仪也不得不通过参与挂照片工作中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晚上10点多,新郎终于回来了,看着他风风火火的样子,我真不忍心去打扰他;而他也确实有着想立即坐下来和我沟通的欲望,可惜没说上几句,便又牵挂起那位迟到的同学晚饭准备的怎么样了?说干脆忙清再说吧,反正已经迟了。

  接着我又被新郎邀请到了招待同学的晚宴上,今天光晚饭我是第三次吃了。直到安排好了同学和我的床位问题,我和新郎才在院中搭建的婚礼小舞台上开始沟通,初春的子夜凉飕飕的,家中现在彻底安静了,可我和新郎明显的都有了倦意,但为了明天的婚礼,我们强撑着交流着每一个细节......但也不能太过细了,必须早点睡觉,否则明天精神会不好的。

  头一天的疲倦在第二天的婚礼中有了些微的体现:新郎出场伊始始终找不准自己的位置,走动和转身的动作频繁;而我在父母环节开始后感到力不从心了,讲话出现断续和停顿,但婚庆、新郎和家人都还满意,我就原谅自己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