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人工智能、在线教育、新媒体、新零售、企业服务、移动互联、商业航天、地产平台化的趋势如何?机遇又在何处?11月21日至29日,腾讯新闻《奇点学堂》将与德勤携手,陆续推出《对话明日之星》系列访谈!特邀8位来自不同行业、均获2018高科技高成长中国50强暨明日之星的企业创始人/高管与知名投资人对话,围绕新技术、新趋势、新商业模式、新政策变化等进行讨论!

  近年来,随着企业成本大幅上涨,各行业都在想方设法的缩减成本。除了缩减员工成本之外,与企业运营成本最为相关的商业智能行业成为了关注的焦点。据悉,到2020年,全球的商业智能市场容量预计达到228亿美元。《2017年中国商业智能行业研究报告》表明,我国已经进入商业智能领域第一方阵,成为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那么中国的BI发展如何?BI该如何给企业赋能?未来大数据和BI的发展方向又在哪儿?

  11月21日,永洪科技创始人&CEO 何春涛、东方富海投资总监汤浔芳做客《奇点学堂--对话明日之星》系列访谈,就“探索大数据时代下的商业智能”的话题进行了对话分享。此次的线上分享有六大精华观点:

  大数据产品,要有灵活的数据采集,有强大的计算能力,精准的分析、以及数据挖掘的能力。数据分析的产品还要结合各个行业,积累出不同的模型。

  做通用型产品,需要清晰定义产品和应用的边界。产品作为底层提供能力但不完成应用,上层通过应用去完成需求。

  本土作战中,从来都是本土企业获胜。核心原因在于,拼尽全力与代理人作战。

  如果可视化、自动分析算法等被禁止出口,意味着不能采购国外的产品,那么中国厂商如何能更好地服务这些大型企业?需要企业去不断努力,也需要资本和客户的支持。

  未来规模很大很成功的BI厂商,一定是技术驱动和价值交付的厂商,也会是大型企业的战略伙伴。

  之前的一些数据平台,是技术导向而不是业务导向,因而造成了一些存储资源和计算资源上的浪费,这些浪费是有意义的探索。未来,我们需要从战略和业务入手,做数字化转型。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非常感谢汤浔芳女士和何春涛先生做客腾讯新闻奇点学堂的系列对话《对话明日之星》,能否请汤女士先谈谈您在大数据、商业智能领域的投资逻辑?

  汤浔芳:大家晚上好!非常开心今天能与永洪科技CEO何总交流!永洪科技是我在富海投资的第一个项目。

  大数据时代,数据将成为企业的重要资产。在2010年左右,行业内就提出大数据概念,但那时并未线年开始,国内创业者开始进入企业服务领域、大型IT公司开始布局云计算、大数据,到2014-2015年,大数据与企业服务市场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VC的热捧。

  大数据产品,要有灵活的数据采集,有强大的计算能力,精准的分析、以及数据挖掘的能力。数据分析的产品还要结合各个行业,积累出不同的模型。既要有产品的通用性,又要有对行业独特特点的深入理解。

  在数据领域,目前的投资逻辑,一是投资大行业的、运用大数据能力来做数据、技术赋能的公司。比如,金融行业,数据可以用来营销、风控建模。芝麻信用分、腾讯的微粒贷针对不同人,给的信用额度与利率都不尽相同,这是大数据分析的结果。这是比较偏应用层面的,需要大数据、与行业特性、内容、AI技术相结合。二是投资通用型的数据技术公司,在安全、存储这两个细分领域,富海都有布局。三是在数据资源整合上的平台级公司,比如,富海投资了涂鸦科技,就是一家IoT的平台级公司。

  主持人:非常感谢汤总的分享!下面有请何总介绍下永洪科技是怎样一家大数据公司,永洪科技在11月20日也获得了“2018中国明日之星”称号,恭喜何总,同时也要恭喜汤总!

  永洪科技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专注于数据分析的企业。业务逻辑是将数据分析赋能给企业里的每一个人,而不仅仅是IT部门。

  永洪科技采用的技术逻辑是新一代大数据技术,核心产品从BI、高性能计算,到AI、应用,全部自研。在高性能计算领域,永洪科技处于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水平。去年下半年推出了AI产品,得到了之前客户的采纳和喜爱。

  永洪科技的客户主要分布在商业竞争充分的行业。首选那些真正对数据分析有需求的行业,之后再慢慢渗透到更多的行业。

  汤浔芳:现在永洪重点布局的行业?产品分别是怎样的,几个行业贡献的营收情况如何?

  何春涛:目前重点布局的行业是金融、制造、零售等充分竞争的行业,而电信、能源、教育等行业次之。重点布局的行业,收入已超千万甚至几千万。预计未来两三年,我们会看到收入过亿的单个行业。

  汤浔芳:永洪是怎么一步步进入金融、制造、零售行业等充分竞争行业,市场拓展的策略是什么?

  何春涛:进入不同的行业,首先需要做的是适应行业,譬如金融行业,最大的几家头部客户很难拿,那就从股份制银行开始。而制造业的头部客户是可以直接拿到的。进入策略上,我们采取Land-Expand策略,暨先进入,再扩张。在这些行业,已经陆续出现了一些大企业贡献的年收入在数百万。

  汤浔芳:几十万、百万、千万、过亿的收入,对应的是不同的产品线与产品组合,能简单介绍一下,永洪现在针对不同规模用户的产品线吗?

  何春涛:永洪将客户分为KA和中小企业两类。我们为KA提供Z系列产品,中小企业提供X系列产品。曾经有份研究报告显示,大致10%的大企业IT预算占所有企业IT预算的90%。所以永洪这几年也逐渐清晰化了战略发展,就是KP+KA。而KP,是合作伙伴,与腾讯云、用友、京东、亚信等IT伙伴构建生态网络,目前,这部分已经提供了近亿的年收入。通过这些合作伙伴,可以更好地服务中小企业。KA,是大型企业,对于大客户,主要还是直销模式,这样可以与客户发生粘性。从实战经验看,每年从大型企业得到的收入可以达到数百万甚至千万的体量。

  汤浔芳:借助大数据/BI 创造商业效益的,能不能分享一个应用案例或解决方案?

  何春涛:以美的集团为例。美的集团是中国率先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已经于2016年完成了整个集团的数字化转型。从采购、设计、制造、品控到营销,全部基于内外部数据打造数据应用。这些数据应用改变了美的传统的产品设计、品控等多个回路,优化了传统采购策略。当时永洪科技在业务理解上还很一般,提供了几十台集群类产品帮助美的打造技术栈。这个平台至今还在不断升级并发挥巨大的效益。

  何春涛:在数据集成领域,永洪很早就发布了自己的产品,是面向业务人员的数据集成产品。在AI领域,也通过自主研发在去年下半年发布了分布式AI产品。其中AI产品已经在保险、能源、零售领域得到了很好的突破。

  以下是美国最新的14类技术出口管制清单中的一部分,其中第六项是数据分析。因此可视化、自动分析算法等都很可能被禁止出口。

  汤浔芳:如果可视化、自动分析算法等被禁止出口,对中国的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如何在新的变化中 ,寻找生存与发展?

  何春涛:这对中国企业而言,意味着不能采购国外的产品,既是挑战又是机遇。挑战在于,如何能更好地服务这些大型企业,因为业务要求很高。当然这也是很好的机遇,无论如何,最近的时间可以让大家看到,科技创新企业在中国很匮乏,需要类似永洪科技这样的企业去不断努力,也需要资本和客户的支持。

  汤浔芳:过去40年,中国市场不需要创新也能赚钱,企业也能发展得很好。未来,中国的企业、经济发展一定需要以技术创新为驱动,并且也只能以技术创新为驱动。永洪从数据分析入手,现在做一站式数据技术服务。这是每个BI企业都要去走的路,永洪在尝试的过程中,也有自身的成绩。但这条路挺难走的。你觉得这其中的难点是什么,永洪又是如何突破这些难点?

  何春涛:大多数BI厂商的业务太薄,导致不能形成价值交付;话语权弱,也不能黏住大客户。而美国SAS公司在提供全方位服务(BI、AI、高性能极端、数据应用)上走得很远,它的收入已经超过30亿美元,比Workday还多,收入体量大致相当于Salesforce的一半。SAS最大的单一客户,会有超过1亿欧元的年收入。这些收入来自于丰富的技术栈产品,也来自于丰富的业务栈应用。未来规模很大很成功的BI厂商,一定是技术驱动和价值交付的厂商,她会是大型企业的战略伙伴。

  您提到的难点一定有,但好在客户可以陪着我们一起成长。以家乐福为例。家乐福是全球第二大零售集团,最开始他们选择了我们的BI和高性能计算产品。从今年开始,他们采购了我们好几款应用,帮助各种部门做数字化转型。单纯一个促销,就需要很复杂的数据模型去支撑。客户与我们共同成长,我们越来越有信心成为像SAS这样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战略、技术栈产品、业务栈应用,围绕数据分析帮助企业提升能力。

  汤浔芳:您说得很对,客户与我们共成长。国际IT公司的发展,正在伴随着欧美大企业的国际化、全球化,而得到能力的快速提升,也成为全球化的公司。未来,中国的BI公司也会伴随着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规模化而获益颇多。也许会有某个阶段,中国的BI公司也会与国际BI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竞争。作为一家本土BI厂商,您觉得永洪在和国际上其他服务商相比,核心竞争力在哪?

  何春涛:在国外,BI已经是所有企业的标准配置,从特大型企业、大型企业一直到中小型企业。BI在国内已经从特大型企业的头部客户逐渐扩展到大中型企业。另外,我们发现一些头部客户已经开始了换代工作。

  现阶段,我们还是坚持做好自己,尤其是坚持技术驱动和价值交付。我们大致统计过中美企业的交战史,在本土作战中,从来都是本土企业获胜。我想,核心原因在于,我们是拼尽全力与代理人作战吧。

  另外,除了从国外巨头手上抢夺特大型客户的市场份额之外,我们更多的收入来自于增量市场,也就是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这是因为很多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之前没有体系化构建BI平台。

  汤浔芳:最重要的还是客户的接受度。您觉得中国的客户接受度,近几年呈现了怎样的变化?未来,永洪科技要继续发展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是什么?

  何春涛:实际上除了全球500强,其他3000强实际上还没有开始大规模做数字化转型,这是很好的机会。中国客户的接受度越来越好。作为一家只有4年营销历史的我们,拿下了很多头部客户。制造业中,美的、海尔、格力、奥克斯等,都是我们的客户。股份制银行基本是我们的客户。当然这些客户有的年收入突破500万有的还不到100万。但我们可以看到客户的接受度是没有问题的,实际上之前的国外厂商并没有很好地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汤浔芳:接下来,问一些行业问题:每个行业都会面临海量数据,有一些数据其实是没有价值的,但却造成了存储资源、计算资源的极大浪费。那么该如何利用这些海量数据发现有价值的信息?

  何春涛:来自Gartner的研究报告可以看到,这些中大型企业正在做数字化转型。

  之前的一些数据平台,是技术导向而不是业务导向,所以造成了一些浪费。不过我认为这些浪费是有意义的探索。实际上,我们需要从战略和业务入手,做数字化转型。一般情况下,数据会帮到企业:如实呈现企业发展的状况,发现企业发展的问题并帮助解决,以数据应用模式进入企业的业务中。

  何春涛:从技术演进上,AI和高性能计算将越来越重要,以及基于AI的增强计算。增强计算在最近两年的研究报告中反复提出,为什么?是因为我们需要将数据赋能给不懂数据科学的业务人员,才能最大地释放数据的价值。而从业务演进上,应是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基于数据重构企业的决策和业务。

  提问:中国BI在和国外的发展相比如何?如何才能挑战国外巨头?您觉得中国厂商该如何与国外厂商抢夺市场份额?

  何春涛:中国的客户大致晚10年,中国的研发在技术上是不落后的,但在成熟度上还有三年左右的差距。

  提问:我想问的是何总,在头部企业服务中遇到的信息安全情况。比如处理企业可能面临敏感数据外部泄露的风险?

  何春涛:大企业在数据安全上要求很高,当然我们在技术上也会做好准备。譬如在安全泄露上,每个版本发布都会做第三方的严苛检测,扫出来的每个问题都会处理掉才会发布产品。而在功能上,要能支持大企业内部复杂的权限控制,我们遇到最大的客户差不多两万个活跃用户,需要很好的访问控制。至今,我们尚未出现数据外部泄露的问题。

  提问: 何总,软件企业在面对客户的时候,比较大的问题是处理客户在同质环境下的不同需求,永洪是如何处理这类问题,有效降低自己的边际成本的?

  何春涛:做通用型产品,需要清晰定义产品和应用的边界。产品作为底层提供能力但不完成应用,上层通过应用去完成需求。这是我的一点经验。

  汤浔芳:我们很看好企业服务板块,在细分领域,我们看好企业安全、大行业的应用级SaaS,因为SaaS上面可以+营销+供应链+金融,这是产业互联网的魅力。比如,我们投资的巧房科技,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此外,我们也非常看好中国的消费升级。在这个领域,我们比较看重前端的品牌、渠道,以及供应链服务公司。另外,在AI、物联网等领域我们也有布局。总之,VC就投变化。只有变化才能带来新机会。

  提问:目前东方富海在企业服务领域的投资偏好是什么?都有投资与哪些阶段?大致额度是多少?

  汤浔芳:东方富海的TMT基金,刚刚募集了几十亿的基金,在这样的资本冬天里,很幸运。我们主要看消费、企业服务、B2B交易平台、教育、AI、物联网等各个细分领域的ABCD轮次的项目,在各个细分领域也都有很不错的投资标的。

  奇点学堂,由腾讯新闻倾力打造的知识分享平台,邀请顶尖学者、国内外卓越的企业家、创业家,股权投资人、产业投资资本、二级市场基金投资人、金融家、律师、会计师、行业监管者,通过公开课、微访谈、案例分析、沙龙、研讨会等形式,聚焦时事热点、投资风向、资本市场实战培训、企业管理和经典案例分析。----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