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秋雨一直在下,滴嗒飘来的雨声令人心烦,因为想到多哈肯定是没有这样的雨天的,就为国足担忧。

  不过想起一个人,心里一下敞亮起来,这个人是位山东汉子,憨厚与朴实塑造了他的倔强,他应该是不怕那边可怕的太阳的。应该给他拔个电话,把这边的雨声传递,或许能起点望梅止渴的效应呢。

  反正中午是没人敢出去,你没到过这边吧,你要来中午出去走走,能把你当羊内串烤了,怪不得这边的人都穿白衣服呢。

  我哪会幽默,只是这些天队里气氛不错,大家心情也挺好的,你可别问我队里的事,不然我就违纪了。

  学艺术体操的,以前在山东艺术体操队,现在在北京体育大学艺术体操专业学习。

  自由恋爱,原来我们都在山东体育中心训练,总能见面,怎么说呢,算我追的她吧。

  谁知道。反正我是个不太爱说话,也不太喜欢热闹的人,不过也不属于那种发闷的人,跟合得来的人儿,我也挺爱说的。

  在家里呆着的时候,我愿意做菜,因为我女朋友比我小四岁,我只有姐姐没有妹妹,就总把她当成小妹妹。我愿意为她做好吃的,在她面前一展我的烹饪技术。我做的红烧鱼,不是吹,绝对够得上大厨水平,不过也有丢手艺的时候,我刀工不太好,有一次土豆丝切得太粗了,怎么炒也炒不熟,索性我就把炒土豆丝变成油炸薯条了。唉,做多少好吃的也没用,就那么一次,对我女朋友算是刻骨铭心了,没事总是拿炸薯条奚落我。

  奥迪A6,车倒不错,不过让我女朋友在里面装了一大堆猫了狗了的小饰物,弄得像过家家似的。

  没时间啊,我女友的比赛我一次都没看过,不过我也算是有福之人,我女友曾在家里给我开过一次只有一个观众的专场演出,多亏我房子大厅还够宽敞,要不她那彩带还轮不开呢,我记得当时的配乐好像是《梁祝》,真像你说的确实是“真优美”。

  还有个事不用你问,我跟你讲,我的乒乓球水平绝对是专业水准,在鲁能队里无人能敌,就我女朋友不服,有空总愿向我挑战,可没有一盘及格。

  不过前天她来电话告诉我她在大学选修了乒乓球课,等我回家后还跟我决一死战(哈哈哈哈),笑话,这辈子她也打不过我,不信,等我回山东,我会把比分告诉你的。

  你不跟女友在一起时,比如训练和比赛之余,是否也像大多数球员那样喜欢读书,听音乐,上网呢?

  不、不、不,我不是个时髦的人,也不是个善于包装自己的人,我是个实在的人,净说实在话。你说的那些我都不喜欢,真的,我家里没电脑,随队也不带电脑,平时不咋看书,也不咋听音乐,有时看看电视,看看杂志报纸什么的,再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坐着瞎想事了,想啥自己也说不清。

  啊,是这么回事,当时时间太紧了,我是让女友转告俺爹娘的,这样能省点电话费。

  放下电话,记者想,或许狡猾的米卢就是看中了李霄鹏不爱看书不爱电脑,就爱自己瞎琢磨的劲儿,因为这个表象的后面是李霄鹏不爱做秀、不爱摆谱、不用装像、大智若愚、工于心计的劲儿,或许正是李霄鹏的实实在在,才有了中国队成绩的实实在在。(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