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她为何要给下级送礼?》,文中讲述了吉林省四平市纪委监委对双辽市一村委会主任赵某某进行调查时,顺藤摸瓜捞到了一条“大鱼”——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静。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文中一个细节:在赵某某被调查期间,为掩人耳目打探消息,杨静特意到手机店买了部“老人机”及新手机卡送给赵某某的“把兄弟”张某,让张某用这个手机与她单线联系,并向张某行贿。

  从李春城案到虞海燕案,澎湃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手机在贪腐你来我往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同时也成了绑在贪官身上的定时炸弹。当然,像杨静这样看似在这件事上留了个心眼,最终却也没能逃脱法网。

  2015年5月,广东省珠海市市政园林和林业局原副局长蔡伟生涉嫌受贿案在珠海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蔡伟生坦白,自己在被纪委调查的前一天,曾删光行贿人的号码,“我感觉到他们肯定会给我惹麻烦。”

  无独有偶,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被中纪委带走时的第一反应也是毁灭手机。纪检人员称,李春城被控制后要求上厕所,并试图抠出一张手机卡扔掉。

  去年,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热播,其中有一集披露,为了阻挠巡视组审查,甘肃省原副省长虞海燕在中央巡视组到达前,把家里跟相关老板的合影都剪碎了往马桶里冲,还把和老板们联络的手机用醋浸泡后扔进了黄河。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发整版文章《剥下面具现原形》,剖析重庆武隆区政协原主席张晓江严重违纪案,而手机也是本案的一个重要角色。

  2017年1月9日,本已“对仕途再无眷恋”的张晓江当选为重庆市武隆区政协主席,从副厅级走上了正厅级岗位。但次日,就有群众举报张晓江长期性骚扰女下属,200G不雅视频也随之曝光。

  在接到举报后,重庆市纪委相关纪检监察室根据市纪委主要领导指示,要求张晓江到市纪委说明情况,最后让张晓江留下手机便于进一步调查。

  而在“人机分离”这段期间,调查人员发现张晓江的手机里存有大量淫秽视频。更让人震惊的是,手机经常收到招嫖信息,并且还是定向的。